忍者ブログ

うかもは

那年時光,緊緊抓著青春的尾巴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那年時光,緊緊抓著青春的尾巴

那年,那日,那時校園,我曾坐立窗前,帶著耳機,在某個下雨的日子裏,彷徨而落魄的聽著這樣一曲記憶。
 
  還以為沒有長大,就那樣任性或者恣意的,在城牆一隅埋葬秋的裸殤。
 
  又是一年季節交替,未央的流年已碎,殘缺出一片片的白,那麼尖銳的沉醉為誰,指尖流淌過的可悲,在故事結尾,又轉贈出怎樣的絕對。
 
  退不退,累不累,收斂我昂貴的疼痛,然後一笑而過出高飛。
 
  我忽然感覺到一陣蒼涼,寒意的秋風掃過我破舊的小屋,落籍的樣子讓我素手無策,我還記得來時的匆匆和充滿希冀的展望,只是這一望無盡頭的翹首,終究還是讓人累了。
 
  退,已無退路,不願退回到當初,留,沒有方向的逗留,勉強從嘴角擠出的笑容,連我自己都猜不透。這一路,還沒開始搬屋服務,就仿佛看到了結局,隱隱燈火,蕭條的馬路,滿目寂寥,從陌生還是到了陌生。
 
  我沒有可懷念的從前,也沒有可留念的當下,就這麼一步步艱難的走著,何曾才能忘卻的酸楚,我無法在換一個角度去看待人生,看透了,看穿了,發現什麼都不是。
 
  思難收,念難收,閑倚松窗望月鉤,誰將我夢偷?
 
  愛何求,情何求,賭酒消愁愁不休,為誰甘做囚?
 
  終究還是遇著沉浸在泥濘中的秋,子夜長空,獨留了誰的蒼茫,在無際的思緒中,找尋一個缺口,可以容忍繁華凋零,飲盡一生的醉酒,也愁不過滿載的疼痛,下一個輪回,誰來渡我,這般淒苦,誰又站在忘川深處,與我紅塵擺渡香港植髮
 
  隔著那一扇窗,卻是山成水漫的瘋長,我早已經不記得有沒有那麼一段時光,溫柔過歲月,勾勒出過往,是不是還留著那時的香,定格的芳華,有著我來時的夢想。
 
  我要怎麼走,才能將我的背影拉長,在燈火柔色處淒涼,在下一世的三生石上,刻下今生月光,流浪吧,一生流浪,流浪出天際,找不回初衷。是的,不斷告訴著自己,不忘初心,卻再也捧不起初心。
 
  含著淚水來到紅塵俗世,卻也是含恨而終,一邊失去,一邊選擇,一邊放棄,拼湊著不完滿的人生,這是一個過程,也是傷痕累累的一生。?“生命,能否從此不再恨晚?時光,能否從此沒有相別?”我忍不住惦念著是否有那麼一段影子搬運,可以證明我昔日的笑顏,卻只是一個人飲盡的風華。
 
  吹皺的池水,連著半城的寂寥,再也尋不回的潺潺赤血命格,青磚黛瓦,已是舊時煩憂殘留,清風幾時修,故人故城故夢,鎖清秋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